大特写 | 油价或破60美元支持阿美上市 美国(以色列)缘何需要一个强大的沙特?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付费栏目《见闻主编精选》。

据多家媒体报道,原定于明年上市的史上最大IPO沙特阿美,或将推迟至2019年。

沙特皇室对于阿美整体估值目标为2万亿美元,计划将5%的股权上市,获得1000亿美元左右的资金,再将其注入主权财富基金进行投资,来帮助沙特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可以说,沙特阿美上市是决定沙特未来命运的关键一步。

而决定沙特阿美估值的关键,是油价。据多家投行估计,沙特阿美IPO时油价至少要达到60美元,才有可能获得接近目标的估值,而目前对于油价何时将再次超过60美元的时间点,“预测”是2019年。这与沙特计划延迟上市的时间刚好吻合。

对于已经几近失去油价定价权的沙特而言,油价什么时候到多高早已不是自己所能左右(详见:新沙特王钢铁般的外表下 揣了棉花套一样的“油价芯” )。

而阿美上市中清一色的英美投行、届时需要从纽交所和伦交所“要钱”、以及美国对油价拥有的越来越大的定价权等综合因素,决定了沙特阿美上市甚至沙特的未来都要看美国的“脸色”。

而经常在美国背后捅刀子的沙特,随着美国逐渐走向能源独立,表面上看来对美国已经没有太多利用价值了,美国凭什么帮助沙特?

而与沙特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以色列为什么又在此时向沙特暗自伸出“橄榄枝”?

在油价远没摆脱地缘政治影响的当下,理解美国和以色列的动机或可“预测”油价的方向。

美国的动机

美国在中东拔掉伊拉克之后,最害怕的是在中东出现什叶派新月地带。(这一概念在萨达姆被活捉后,由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2004年提出,这一地带涵盖伊朗、伊拉克南部、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地盘,形成以伊朗为中心、什叶派教派为纽带的跨国界“统一”的力量)

图:什叶派新月地带

而这一噩梦现在正在实现,随着叙利亚的“沦陷”和逊尼派的IS被逐步清除干净,伊朗已经几近完成“链接”整个地带的战略目标。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要“推翻”签署的行政令,根据伊核协议取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改为每3个月“授权”一次继续免除制裁。也就是说,只要美国“愿意”,可以随时恢复对伊制裁。

目前来看,特朗普政府在中东有三大目标:1.清除IS;2.防止伊朗“崛起”;3.防止美国再次陷入向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一样的中东的“泥沼”。

表面上来看,美国第一个目标目前进度良好,然而这三个目标却是相互矛盾的:清除IS本身为伊朗的新月地带留出了“真空”,实际上是帮伊朗清除了地带上的逊尼派“阻力”,这有助于伊朗“崛起”;而美国要真正阻止伊朗的“崛起”,就不得不更深入地“参与”到中东事务中去,最终结果可能还是“深陷泥潭”。

而解决这一切问题的关键在于沙特。什叶派相对于逊尼派而言,是“小派”,而当前伊朗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甚至是也门取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逊尼派的相对衰落。

而沙特作为逊尼派的老大,是团结中东地区逊尼派势力,形成对抗伊朗“统一”力量的关键所在。所以,目前沙特对于美国的最大价值已经不在石油供给,而是形成足以抗衡伊朗的逊尼派力量。

说得难听和露骨一点就是:美国试图在中东重演当年欧洲人占领美洲大陆的戏码,利用当地印第安人部落之间的矛盾,合纵连横让其自相残杀,最后再打扫战场——“不战而屈人之兵”(大多数印第安人并非因欧洲人带去的传染病而“消失”,多数是以各种形式“战死”)。

所以,美国目前在中东三个目标的核心在于“稳住”沙特,并使其强大(沙特正规军在也门打不过伊朗支持的“土匪”,让美国意识到沙特还需要更多“帮助”)。而这一切的核心,都在于油价:“高”油价能让沙特继续维持国内稳定,有资金购买美国先进武器,有能力获得资金支持愿景2030,实现强国目标。

而油价一旦长期低迷,沙特或将不战自溃,伊朗在中东将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威胁以色列安全,最终让美国只剩自己动手的下下之策。

以色列的动机

1948年5月14日,当以色列宣布成立几小时后,美国总统杜鲁门就全世界第一个承认了这个国家。

1960年,肯尼迪当选美国总统后,第一时间给当时的以色列总理本古里安打电话,问他怎样才能帮助以色列,古里安回答道:“当一位出色的美国总统。”

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已经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亦或是说这种关系虽被常人当做是常识,但可能远比想象中要更加紧密。而当年要灭掉以色列的叙利亚和伊拉克,甚至是埃及早已被美国搞得国不成国。

就在沙特需要美国,而美国也需要沙特的当口,以色列国家支持的电台爆出了沙特王室成员秘密造访以色列政府高级官员的猛料。电台称,双方讨论了如何共同推进地区和平等问题。并称这是历史性的“突破”。

因为以色列“天降”阿拉伯世界,沙特至今未承认其为独立国家,两国更是没有任何外交上的往来。

而随后以色列国家新闻网(israelnationalnews.com)更是“确认”了沙特方面的皇室成员正是新沙特王。而双方讨论的所谓地区和平问题的中心,正是围绕叙利亚。

目前叙利亚的局势已经趋于“稳定”,由于俄罗斯和伊朗对于政府军的支持,让西方推翻阿萨德政权的计划已经接近失败。让美国和以色列最担心的是,在叙利亚重建过程中,伊朗将完成对新月地带的控制。

以色列情报官员公开“承认”:伊朗将很快在叙利亚获得空军和海军基地,已经矿业开采权,伊朗的公司已经从叙利亚政府获得了众多能源和农业方面的合同,双方在9月12日还公开宣布将伊朗将帮助叙利亚重建电厂,此后伊朗公司还“控制”了叙利亚第三大电信运营商。

而“打通”叙利亚,将帮助伊朗“链接”黎巴嫩,继而更有力地支持当地对以色列最大的威胁:黎巴嫩真主党。

为对应这种即将来临的威胁,以色列在本月举行了20年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主题就是应对黎巴嫩真主党可能发起的“入侵”。

叙利亚战争已经将黎巴嫩真主党“锻炼成”了一直战斗力极强的正规军。这一切都离不开伊朗的一贯支持。

所以以色列目前最为紧迫的任务就是“制衡”真主党背后的老板伊朗。而最便捷的方式并非是自己出动军队发动第六次中东战争,而是扶植一个更为强大的逊尼派中心——沙特。

而沙特的强大离不开“高”油价。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